大康農業涉嫌財務舞弊?海外資產虧損嚴重 兩家巴西子公司疑點重重

上市公司余飛|2019-08-22 18:58|9644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前兩年共花費4.53億美元高價收購的兩家巴西公司,如今成為拖累大康農業業績的主力選手。關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大康農業對其部分應收款及交易存疑問題進行嚴格核查和說明

D77631182655D72B76CD8775FD89E6A48B757690_w1200_h743
 
《投資時報》研究員 余飛
 
紙包不住火。
 
8月20日,深交所向湖南大康國際農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康農業,002505.SZ)下發關注函,稱有媒體質疑該公司涉嫌財務舞弊。對此高度關注的深交所要求大康農業對其部分應收款及交易存疑問題進行嚴格核查和說明。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大康農業高溢價收購的兩家巴西公司并不簡單,不僅業績虧損,其在大康農業的財務方面或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大額應收賬款 多來自海外公司
 
大康農業原名大康牧業,成立于1997年,2010年11月該公司登陸深交所中小板。2014年3月,鵬欣集團及一致行動人通過認購非公開發行股票成為大康牧業控股股東。2016年6月,“大康牧業”變更證券簡稱為“大康農業”。
 
隨后,大康農業便開始了一系列資本操作。
 
2016年至2017年,大康農業大規模收購境外資產。兩年間,其分別以7億元、2億美元、2.53億美元收購了安源乳業及其位于新西蘭的克拉法牧場、巴西糧食貿易商Fiagril Ltda(下稱Fiagril)和巴西糧食貿易商Belagrícola公司(下稱Bela)。
 
然而,大規模四處收購換來的卻是巨額虧損。2018年,大康農業凈利潤虧損6.85億元,扣非凈利潤虧損8.31億元,達到上市以來的歷史最低值。
 
大額虧損之中,境外業務占據其中較大部分。2018年年報顯示,大康農業主要境外資產占總資產的比例為63.41%,帶來的凈利潤虧損高達4.86億元。
 
大康農業2018年報顯示,報告期末,該公司應收賬款賬面余額達20.53億元。其中,單項金額重大并單獨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期末賬面余額為15.51億元。位居應收賬款第一位的,正是被質疑為空殼公司的Future Empire Trading Limited(下稱FETL),金額達到2.93億元,占比為14.25%。
 
FETL于2012年2月14日在英國倫敦注冊,注冊資本為1000英鎊。2016年7月Li-Jen Teng被委任為董事長。讓人生疑的是,截至2016年7月15日,該公司6名職員中已有五個離職。辭職的5人中有3人為秘書,2位是董事。目前該公司僅有一名員工,正是持股75%以上的Li-Jen Teng。
 
《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除了FETL之外還有更多海外公司存疑。大康農業在專項說明中表示,年審會計師對應收賬款的函證比例占年末應收賬款余額的26.75%,但回函比例僅占22.63%。在大康農業公布的客戶函證情況中,有空殼之嫌的FETL顯示的回函狀況為“是”。
 
而其余大額應收賬款基本都是來自于海外公司。除了FETL之外,還有Marino Jose Franz的5700萬、Sage Connect Limited的5221萬、Hand1inks International Trade Limited的2786萬、Fonterra Co-operative Group Ltd的1947萬。據統計,前六家高額應收款共達5.49億元,占應收賬款總額的26.75%。
 
兩家巴西子公司 離奇高額預付和應收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大康農業前兩年共花費4.53億美元高價收購的兩家巴西公司,如今成為拖累公司業績的主力選手,而這兩家公司在財務構成方面也為大康農業背負了不少“職責”。
 
大康農業的無形資產中有一項非常規的“農戶關系”項目,就來自這兩家公司。截至2018年末,大康農業無形資產賬面價值為8.24億元,其中農戶關系為5.63億元,占無形資產的比例達68.33%。
 
據大康農業表示,之所以有這樣的無形資產,是因為前述兩家公司在過去三十年的經營過程中,與當地農戶形成了穩定、活躍的業務關系,不僅是糧食供應商,也是生產資料的銷售對象。
 
一位審計人士表示,無形資產需要滿足可辨認性標準,要符合能夠從企業中分離或者劃分出來,并單獨或者與相同合同、資產或者負債一起,用于出售、轉移、授予許可、租賃或者交換。但大康農業這種農戶關系很難符合無形資產的定義,強行劃分稍顯牽強。而且,上市公司只要涉及業務就難免有上下游關系,顯然不能按照簡單的客戶關系認定就可以計入無形資產。
 
事實上,大康農業自身在其公告的披露中,都難掩與農戶的這種弱關系。
 
2018年,大康農業計提了5.72億元商譽減值準備。面對深交所對其通過商譽減值進行財務“大洗澡”的質疑,大康農業表示,Fiagril和Bela業務的減值主要是由于2018年下半年特別是四季度巴西子公司營運資金緊張,嚴重沖擊了2018—2019年季大豆農資的銷售。而農資銷售,特別是大豆季農資的銷售,是該公司毛利和營業利潤的主要來源。
 
事實上這意味著農資銷售同農戶關系的關聯度很弱,一旦遇到企業自身問題,農戶具有其他的選擇余地。
 
此外,Bela的應收賬款情況也說明這種“農戶關系”有多么無厘頭。據大康農業表示,Bela的農戶具有規模小而分散的特點。截至2018年末,大康農業長期應收賬款賬面余額為6.63億元,其中包括涉訴應收款3.52億元。在涉訴應收款中,Bela一家公司的期末余額就達到2.73億元,占比77.34%,并已經計提1億元壞賬準備。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家巴西子公司還存在大額預付賬款。2018年末,大康農業的預付賬款余額為4.98億元,其中巴西子公司預付賬款為4.43億元,占比88.93%。
 
大康農業表示,農業生產資料經銷業務是巴西子公司的核心業務之一。其一般業務流程是,在大豆、玉米播種之初,Fiagril和Blea兩個公司將其經銷的農藥、種子、花費等生產資料以信用銷售的方式交付給農戶,約定在收割期后,折算成一定數量的大豆、玉米進行償付。
 
但是,擁有大額應收賬款加涉訴賬款的大康農業,在沒有披露相應風險評估的情況下,還采用這種信用銷售方式,有些讓人不解了。
 
余飛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
推牌游戏